附件的消失

以我自己的经历,讲附近的消失与社交的变化。

现代社会它是都有一种趋势,就是消灭附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十三邀》项飙

过年那几天我跟几个同学联系,有些同学说 他们十点才起。走亲访友几乎就不去了。

其实我也不想去,但是还是被拉去了,果然同龄的很少。其实观察每年凑起来的人,也是越来越少了,不只是年轻人,还有一些上年纪的。

之前有次晚上我们家里来了亲戚,我爸让我回家,我说我吃完饭了,不想回去,再说时间也比较紧。但我父亲说了一句话,他说: 能见一次就见一次,以后能见到的次数会越来越少的。在当时我是不太理解的,我总觉得时间还很长,以后见面的日子多的是。

但几年后,我老奶奶去世了,当时我没什么感觉,但是之后的日子,我时常梦见她,梦见她依旧住在那个屋子里,依旧会和我们一起吃饭,只是梦醒了,人就不见了。至此我才明白,有些人想见的时候,便不在了。

过去的时候,大人们农忙时会互相帮助,闲时会凑在一起打牌喝茶,谁家里有点事情大概附近的人都会搭把手。孩子们凑在一起写作业,嬉戏。当时在玩的一个游戏,我过了一个boss怪,在想着怎么跟明天会凑在一起的小伙伴们炫耀。我们家对面的老太太,经常说,我小时候经常跑到她们家,还给她尿了床。不过当时的我并没有记忆,对此存疑。🤫

高三的时候,因为身体原因,母亲来陪读,有幸住了一次一门一户的楼房,印象中,整整一年就敲过对面的门一次,还是因为出门忘带钥匙和手机,向对面借的手机打了开锁电话。整整一年只有一次,这是在之前根本不敢想象的。

如今再打开那个游戏,没有人可以交流了,说不定附近的人还会说一句:“这是什么破游戏!”

对门的老太太年事已高,我也再也不去她的家里,尿床的事也成了过往。邻居也有几户搬到城里;中青年一代为了工作而奔波,在其他的地方有了自己的住处;同龄的孩子,有的远走他乡,有的也已成家立业。再小一辈的,能见到的,寥寥无几。

上一代人,努力维系着附近的存在,这一代人,附近开始逐渐消失,下一代人,可能就形成了一种新的“附近”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